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重庆不为求子孙安乐而苟营资财家产

2018-10-29 12:03:53

重庆:不为求子孙安乐而苟营资财家产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,天下父母没有不疼爱孩子的。不过,如果疼爱过分而成溺爱,呵护过度而成骄纵,就可能物极必反,变成坑子的凶手。特别是在物质方面,不乏有人为了给子女留下大笔财产铤而走险,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。在如何对待家产问题上,古人张嘉贞是个明白人。

唐朝开元年间,不少官宦修别墅、扩宅第、置田产,而工部尚书张嘉贞不为所动。于是,有好友便劝他买些田宅造福子孙。张嘉贞回答道:“我贵为将相,何忧寒馁!如果我获罪罢官,虽有田宅亦无所用。得见本朝官员广占良田豪宅,然而在他们身殁之日,恰恰成了无赖子弟的酒色之资,我是不学他们,不营家产留子孙的。”

给子女留下什么?这是一个历久常议的话题。是否营家产留给后人,留多留少,乃人之自由,既不能求之一律,也不能简单地做出对与错的判断。有道是,爱子之心人皆有之,想为子女留下尽可能多的资财,体现了天下父母共有的绵慈厚爱,应无过错。问题在于,如果专注于子女的物质生活,只知道给子女留下田宅巨资,而不注重以德修其身,加强对他们的品行教育和人格塑造,并以自身良好的行为规范影响他们,那么,丰厚的家产就会成为“无赖子弟的酒色之资”。记得有位哲人说过这样的话:我儿若不成才,我这点遗产对他们无济于事;我儿若成才,我这点遗产对他们也无多大作用。既如此,我何必处心积虑地给他们创造财富提供遗产呢!这些饱含着深刻人生哲理和历史经验的良言,值得那些热衷于给子女营建“安乐窝”的人认真思索。

是否营家产,还涉及到一个人的操守。明朝清官于谦当兵部侍郎时,巡视河南回京之日不带一物,并作诗道:“清风两袖朝天去,免得闾阎话短长。”不收受贿赂,来去两袖清风,仅靠官俸生活的于谦,想必有那荫福子孙之心,恐怕也无广置田宅之力,留给后人的存款也是极其有限的。“诗堪入画方为妙,官到能贫乃是清。”清代戴远山书赠友人的对联,虽然有点——贫穷不等于清官,清官未必就很清贫,官俸再少还是能够保证衣食无虞的。但清官却成不了富翁,即使再节俭,也不可能省出万贯家财来。“政者,正也。”窃以为,不占不贪,拒绝不义之财,靠走正道所获而积累的家产,营而无忧,传不害人。为求子孙安乐而苟营资财家产,只怕是子孙未能承享,自己倒先进囚笼了。

儿孙自有儿孙福,莫为儿孙当罪人。古今贪官被抄家问斩,连累子孙的教训,当为人之父母常鸣的警钟。(赖朝树)

原标题:重庆:不为求子孙安乐而苟营资财家产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新

作者:

太湖上景花园
彩扩机
贵州甲醛检测治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